其實真的是差一點就動怒了的,但當我發現對方的企圖時,也就覺得不需要牽動任何情緒。這分氣,真的非關信仰與真實的問題,而是對回應者之態度。

我在意的,是一種相互尊重的氣氛開放的討論,不是建立在最後達成共識的結果,而是在過程中放下原先堅持的立場來對話

很多人因為知道我有廣泛閱讀的習慣,同時也知道我是個基督徒,所以就對《達文西密碼》這本書中舉出的「證據」來問我。我個人的態度是——歡迎開放性的討論;在相互交流的當下,我不想帶有什麼堅定不搖的立場來堅持什麼,而應用所學,用批判的方式一一來檢視問題點。

當我有耐心一一回應時,通常會聲明「此乃我個人之想法,不代表教會立場;我所知有限,就只能從我看過這本書和對信仰的瞭解來做解釋」。我自然有我的相信,但我的出發點不是想說服,而是相互瞭解彼此的想法,同時釐清誤解

可當我發現,當有人輕視我的雙重身份,意圖挑釁的時候,真的覺得很無奈呀。對於應對無禮之徒,我還是道行不夠吧。(笑)。通常發問的人不一定看過這本書,也不一定想看這本書,發問的目的只是提出類似以下的質疑:「可是書上說,耶穌有結婚生子耶?!」、「可是作者提出的證據那麼多,妳怎麼說?」、「妳看妳看,妳果然急著要辯解了吧」....

不想扯進一連串無窮盡的提出證明的迴圈中,當我意識到對方其實只是「看妳怎麼回應嘛」的態度的時候,我就很想將問題拋回去「那你(妳)怎麼想呢?」,也聽聽對方的說法,和他們深信此書說法的理由。可是呀可是,對方往往不是認真看待妳想好好討論的心意,而是擺出一副「妳就是在狡辯」的嘴臉時,碰上不尊重的抗拒立場,我的說明和見解並不會改變大家心中的想法。

不要以為我們只會氣急敗壞的斥責相信小說、電影說法的人,或是以為當我們無法提出每個問題的答案時,我們就會手足無措、趕快掩飾無知。(無人可以窮盡所有知識,而且當你並不真的抱著求知、求實的心態,你已經將可能的答案排除在外了)。不要以為當你們一口咬定我們只是在辯解的時候,你還可以從討論中得到寶貴的交流內容。小說作者陳述的架構如此巨大,層層堆砌起歷史的、符號學(這兩者通常是普羅大眾陌生的或視為不可質疑的知識/學問權威)的知識為背景的故事情結,你要你自己和我三分鐘就搞/解釋清楚嗎?

(所以「三人成虎」這成語是有道理的,問題的真相多取決於信者的多寡,而非嚴謹的篩選訊息。就心理層面來觀察,人們的確傾向相信於聳動的、與現狀不符的訊息。)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