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早上特地看了澳洲政府對原住民道歉儀式的實況轉播,也上網搜尋了新聞報導和完整的道歉聲明。

其實最能引起我共鳴的,並不是澳洲首相 Kevin Rudd 他的道歉聲明,而是反對黨領袖 (Opposition Leader Dr. Brendan Nelson)引述一些故事時(he re-told the stories of some members of the Stolen Generations),轉述的話(我無法詳細記下確切的內容,大概是說):

The father told his daughter:I don't want them (any government or prime minister)  to say sorry. I just want them to understand how we feel, and knows how we overcame the pain....

我自己的理解,這其實反映了,許多受害者共同的心聲:

「過去錯誤的政策造成的傷痕,除了靠時間療癒之外、在正式道歉之外,我們的痛苦需要被同理。真相必須被客觀地揭露,目的不是要怪罪或加以譴責,而是大家能看重這曾經發生在我們身上的傷痛。」

You're welling to understand, that's really something to me.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有時,被人掛念著,心就釋懷了;
原來是需要那麼一點柔軟,帶來的一點溫度。
 
有時,愛是,接納對方心裡的小孩,對他那麼喜愛。

有時,付出是因為,那麼需要被需要;
關心的連結,是因為希望看見自己存在。

有時,傷痛沒人可以陪著走,
在掙扎時卻依稀可以感覺盼望的同在。

昨晚比惡夢還可怕,可以熬過來是因為知道,
並且慶幸,有祢愛我。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其實知道沒有人真正在催促我,但我沒有辦法在眾多的探問中感覺輕鬆。
漸漸地,我越來越不覺得自己的笑意是真誠的,雖然我知道這些善意的本意不是想給我負擔。

真的很希望自己是輕盈地去面對、思考這個問題,換句話說,我希望我是擁有回應的能力的。

該怎麼說呢?

當我看著你,知道是你了;但看著自己時,仍有掩飾不了的慌張。
我想,也許是我還不夠強,去獨自思考或決定這些。

我覺得我很孤單,在寫下這些的此刻,我差點就掉下淚來。
原來,我真的是一個人呢?在剛剛跟俊賢哥談話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那麼需要被同理

I need someone can stand on my side, and can understand me, not only judge the decisions which i made or I not make yet.
同時,我又很需要我的小角落,那個地方,不需要去面對或對其他人負責任。

我對俊賢哥說「我覺得我的問題是,沒有人在我的立場跟我一起嘗試思考各種可能,
也就是說,我想要我的心情被同理,而不是大家善意的玩笑或催促」。

那麼多像是「你該嫁了」、「你們什麼時候結婚」、「我相信他是可以給你幸福的人」的話,
都讓我感覺到暗示,在我聽起來就像是「為什麼不懂得珍惜這麼好的人」、「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還不做決定」。

我的擔憂、我的害怕呢,我的複雜感受呢,可不可以不要忽略?
若你不懂,是否可以不要評論?就,靜靜聆聽...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