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台灣人,在雪梨,觀察圖博族群問題、中國人在各地的和平遊行、MSN上一片「 China」現象和王千源被攻擊事件有感。


很多時候,很難聽進反對的聲音,所以我們錯過反省的機會。

很多時候,我們只在乎自己的委屈,忘了對方眼中有淚、心中有傷痕。

很多時候,我們選擇做大家都作的事,而輕忽站在大眾的對面其實更需要勇氣


有時候,我們愛的對象,只是熟悉的自己,就成了可以攻擊別人的正當性武器。

於是「正義」,成了出戰對方的藉口、摧毀對方的理由。正義,不過是最簡單的選擇—自利。


是什麼樣的原因,我們可以如此憤怒,聽不見對方的聲音?
有聲音的可以為自己辯護,那麼沒有機會、無法發聲的,該怎麼呢?

我不知道何謂真相,因為我們終究只能有有限的看見。

曾經聽過有一種說法,說很多美國人都不明白世界各國那麼討厭他們,因為他們活在自己的世界觀裡。會不會有一天,中國人也會不明白自己那麼不被喜歡?

依自己的認識和看見,辯護那些錯誤的說詞,是出於責任;卻不包括阻止他人發言的義務。



其實我有一點羨慕的,是你們可以多麼大聲地讓全世界知道「我們愛祖國」!理直氣壯地多麼驕傲!

身為台灣人,我們有多少機會在國際上發表「I love Taiwan, my Courtry」?為什麼在國際比賽中,我們聽到國歌聲響起,就忍不住感動地潸然落淚?

我可以瞭解你們覺得深深被國外媒體誤解的憤怒,你們多麼不平。

我也曾在網友的部落格回應過:「他們仍有他們的看見、他們的理解,和對內情的認知。我並不同意你說,『國族霸權意識在中國永遠可以凌駕一切』。因為我在這(雪梨),我才能有機會清楚的藉由談話或觀察知道,很多中國留學生並非僅因為衝著一股民族的熱血情懷才走上街頭抗議的,很多人是因為不滿外國媒體因刻板印象的片面報導,才按耐不住那股氣!」

將心比心地,你們可以想像我們出席國際比賽、世衛組織、領袖高峰會渴望加入聯合國,多少次被打回票,那種沮喪和失望嗎?連那黨旗進化的國旗都無法拿出來,因為我們不被承認是個國家。

曾幾何時,拿出小國旗會為台灣加油會被禁止,理由是「會造成衝突,有違和平的原則」。我們不是不能理解你們的委屈和怒氣,只是你們已經何其幸運!

我們因為多年的經歷,明白國際間的政治現實,只帶著小小的希望祈求哪一天景況會不同,因為我們習慣了這種不平等的待遇

那天,一位上海友人要求我用英文在線上跟另一個韓國朋友解釋,他們為什麼要放上China的圖示。這是很大的挑戰,因為問題不但複雜,我相信解釋起來也各有立場(and also, with my poor English!)

I told him "the problem start from long time ago", then I try to explain "it's a difficult situation between Tibet and China"...

那位上海姑娘突然就插進來一句,"No, Tibet belongs to China"。


即使我已有心理準備,但,我還是感覺十分無力。

我突然失去信心,想著,她是不是也這樣看待台灣,即使我是她的友人,即使我們一直以來互重互敬、平等相處,但終究有著政治文化理解上的落差啊。

anyway I keep going... "and cuz no one can tell the whole picture of the conflict of them two..." I said..."so the media from western tell the different story from China Gov media..."

反正現在韓國朋友不是在問族群問題,只是問一片圖示的原因,所以我簡單總結"and I think the Chinese want show they are supporting China by this way..."。最後他也同意這是一個難解的問題。

後來我也放上了Taiwan 的圖示,不想讓我大批中國友人覺得我是在和他們對立(我本無此意),把整句話變成「I Taiwan , and JunheeKorean」,每個人都愛自己祖國,這樣緩和點了吧(汗)。


題外話:只是我剛剛看到上海姑娘改成「Tibet WAS, IS, and ALWAYS WILL BE a part of China!」,我心又冷了一點。唉~也許我們在對立的環境中,真的很容易受到影響吧,像是台灣在選舉時藍綠兩邊的操作,分化了一向可愛、善良的台灣人。



無論如何,我想要相信。相信,往後有增進理解和對話的可能;相信,若非得經過檢視,屬世的正義都可能變成指責、攻擊、屠殺的正當理由。相信,反省的方向只能轉向自己,卻可以帶動更多愛的包容。

我討厭的是,激動兩極的情緒、煽動人心的族群意識,那也是我為什麼討厭一部份的鄉民和憤青的原因,因為無法和他們對話,他們也不想傾聽,唯一可以感覺到的就是他們想報復、摧毀和自鳴得意以正義之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elmini 的頭像
angelmini

∘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