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校園編輯阿祥哥寫的〈老人靈修學(上)〉、〈老人靈修學(下)〉,有很深的感觸

 
那天在論壇報看到全篇文章,心裡隨即聯想到《The Mystery of Children》和盧雲寫他在方舟和智障者一起生活的紀錄。當時並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聯想,明明,書寫的對象分別是老人、孩子和智能不足的朋友呀。

後來才體會到,Henri Nouwen, Mike Mason 又或 Philip Yancey 等人的一些作品,之所以那麼讓我有共鳴或感動,是因為那些文字捕捉了某些東西,讓我隱隱瞥見上帝看他們(老人、孩子和有缺陷的人)的溫柔眼光,和祂可能創造人生各階段、各樣式的美意。

和在世上的不理解、不接納這些不完美和殘缺,還有各樣的評價相對,這些試圖回歸上帝本意的觀點,真的帶有洞察力,和用美善去改變世界的力量,

和祂毫不隱藏的愛一般,讓我再次謙卑折服—這從來不是我能去付出什麼,往往是我們在他們的生命中,學習那富有愛又睿智的眼光是怎麼看待他們,又怎麼被他們的「不完美」接納 。
 

看完 Sydney CPC 的好姊妹寫的〈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多一些愛,讓自己可以幸福離去〉,沒有說的是,

有時後也是因為愛,所以辛苦的服事,變得甘甜;因為愛,所以陷入的掙扎(留下,或,離開)都不是徒然。

我還沒有那樣的智慧,去回應所有的挫折或質疑。但我希望我能擁有一種溫柔的力量,去成為一個機會,
讓我愛的朋友,從我生命的改變,看到有股美善的帶領、豐盛的計畫,同樣在你們的生命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elmini 的頭像
angelmini

∘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