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給我一點時間,整理,我很快就會再回應你們,再等我一下。

因為我是那麼喜歡,和你們分享那些感動,來自聖經和聽道,來自祂的,每一份體會,
所以我期待,重新得力的那一刻 :)




趕在颱風之前從宜蘭返回台北,雖然一路風雨不小,但心情是踏實溫暖的。

出發前幾天,覺得自己真的是疲憊不堪,像是兩頭都擔著重擔的扁擔,覺得快繃斷了。

雖然說,在台北沒有什麼服事,但要照顧、連結的生命不少(甜蜜的重擔),加上往往是孤軍奮戰,心理壓力著實不小;我自己知道,我不是能力很強的人,只是總有股熱情去分享我從信仰、經文裡得著的力量,但最近真的累壞了,

有點憤怒,也有點憂鬱。

有點厭倦聽到,在陪伴、代禱之後,別人對我的回應是「妹妹,我覺得你做得很好~」、「繼續加油哦!」,卻依舊旁觀,不是不能體諒每個人各有其考量,但總覺得這種退居二線的回應,很無情、很冷漠。

我想,我需要的不是打氣,是一點幫扶,是一點情緒上的支持,是一點阻止,有時也讓自己得到照顧,是一點點的插手,讓我可以有適當的休息,不只是無止盡的消磨。
我隱約知道有些人的顧慮,可能是不知道怎麼去回應他人生命裡的困境,所以沒有做什麼,或是放在禱告裡面,但我也一樣,在摸索、在學習如何適當的回應,在學習做與不做,適當放手與交託,

有種渴望是,希望他們能回應或有機會討論我,究竟怎麼樣分工或是互補。

我常常像是在等待後勤支援的前線,希望在自己力有未逮時,能有心理上的支援,或是知道自己何時可以適時的「下場」,讓祂做事,但終究是彈盡援絕,得自己隨機應變,避免戰死沙場。

有一點體會是,我也要學習釋放,學習辨認呼召,學習照顧自己;學習,在等待支持的同時,也能主動求援,或用清楚的方式告知「我累了,請你幫助我」、「我想這麼進行,請你和我一起分工」。

也許是祂在告訴我,甘心樂意做的心情前後,調整好自己沒有怨氣的,去接受自己的、身邊人的軟弱。做與不做,艱難時刻與順境,都有其美意,縱然我們此刻不明白,也不要太用力的「干預」祂的進度才好。

往往是在寫下的這一刻,有著不同於書寫當初的靈感,像是一個需要用減速面對的轉彎,祢在干預,祢在引導,祢要牽著我放手,而靈裡的感動總會讓我順服,

而這順服是好的,是舒服的,是種深深感動的平靜,靈裡深處渴望的安靜時刻。

在回台灣之前,我並不認識邊雲波弟兄,卻受他的書《獻給無名的傳道者》所吸引,然後,祢帶著我,在邊雲波弟兄的培靈會裡,歸零、重新陶造,他的敘事詩和他寫的詩歌,因為包含了生命歷練的力道,顯得那麼美!

(還有在會後和 Philip Yancey 的《Prayer》中文版首次面對面,讓我超開心~)

這一陣子,我耍賴,要祢給個交代(看看我,被 Philip Yancey 的觀點養大了膽子)、耍自閉,因為怕沒有平靜的心讓我一開口,會說出不造就人的話,也單單向祢要安慰。

閱讀,宜蘭行,釋放,眼淚,那秋黑,被理解,朋友。

心中的風浪,很奇妙的在書寫的前後也了很大的轉換,風走了,留下的是文字的痕跡,讓風雨的攻擊和怒氣止息。


只有體諒,只有感恩,只有祢。

單單有祢生命就豐盛有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elmini 的頭像
angelmini

∘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