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主流議題後面,我們是不是都忘了樂生?

很高興從 Portnoy 的文裡知道,反惡集遊法現場有

三個大大的牌子分別紀錄了近年來樂生、環境運動、以及其他社會運動者因為集遊法而被起訴判刑的紀錄。我很高興看見這些紀錄,不只是可以讓來關心野草莓的人也看見這些歷史,更代表野草莓『知道』(acknowledge)這些並不久遠的歷史,並且重視,不管他們各自支持與否。

他們需要的只是關注?若你不知道從何理解起樂生,也許可以從〈為什麼要幫樂生?〉開始讀起...(或是看看「樂在生活,跨界串連」,雖然網頁沒有再更新,但有許多詳細的連結介紹樂生~)


  樂生文學週末 - 〈壞消息:捷運人員將進場施工,樂生續住問題未解,迫遷在即!
  樂生團契  - 〈1117守望樂生代禱信

 [樂生]當一株野草
 不要遺忘,一起守護--1130,讓我們回樂生
 回到樂生,在冬日
 為樂生守夜。等希望亮光

 


幾次政黨輪替,沒改變的,是政府在決策上有很多的「刻意不說」:三聚氰胺、貓空纜車、樂生教養院遷院、集會遊行法‥‥等政策制訂或修改上。真正知的權利,或許不是用在對政客醜聞的窮追猛打和名人隱私上‥‥你的、我的、他的生活怎麼被論述、被決定?

這些公領域議題或許陌生,或許不如「拼經濟」來得吸引人,但我不願意等到下一個毒奶、貓纜危及到我們的安全,或是,合理、適切的言論、集會自由受到威脅時,再來驚惶和關心。我多想用自己的方法隔絕掉那些政治的語言,好好地用熱切的眼光、文字和行動來理解,那些受傷的土地、受傷的人們,和受傷人們發出的聲音...

[另記]

在運動中最難受的…〉 by 豆腐魚

也許本質都是相似的?想起過去在某NGO和學校實習時,也體會了為達成目的,執行手段粗糙,或,行動本身就違反自己訴求的經驗..受傷的其實不只是情感、信賴還有思辯理念..

同意小草說的「運動過程中,這些不被重視的、被忽略的權力流動、運作,往往是影響運動參與者的最深刻的一部分。」

「這些謙卑要實踐在每個決策的細節中,每個對話裡頭,以及意識到自己與每個人不同的身份處境。這些都是行動裡頭最難卻也最重要的地方。」


[備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elmini 的頭像
angelmini

∘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