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寫了一篇關於樂生,但IE當了。
其實沒辦法在書寫什麼,卻一直希望自己能再有力氣參與。

不是,為了自己的無力;不只是為了補償或是紀念什麼,
像是為了折磨自己,把哀傷和失望代謝掉一樣,但靈魂是沒辦法刻畫什麼不屬於它的東西,只是自己一直不願意承認。

可是樂生真的撼動了我什麼,我不會說。但我光是凝視,心就難受般的糾結著...卻無法移開視線。

無意撇見在監牢裡悲鳴喊著口號的那位,那聲嘶力竭的這些那些,不都是一直被你利用著、左右著?真是沒救了,我厭惡地轉開頭,望見另一種醜惡。(可他們也都是祢愛著的,像我一般的罪人。我無語。)

那些曾經有理想,或偽裝成有志向的藍綠政客們,那些生活裡單純的小快樂和渴求,在你們眼中看做是什麼?也許,只是皮球、只是消費過的民意,只是轉瞬消逝的插曲吧。

可你們不是我們的信仰,我們追求的也不是力量。

我們只要記著、觀察著,刻印在心裡...我們也有軟弱(但卻想要相信),往後也許也會碰見像你們遭遇的試探,但絕對要提醒自己,不要那般的傲慢,不要那樣的無視,不要聳肩無奈就忘了不公義的存在。


下面這篇,是小海寫的。

我們可以一直記得那杯酥油茶的溫度嗎?我想記得。

 

壯遊之後

      當你們成為了英雄,卻忘了把英雄帶回來。


  你說那天下午喝乾了一杯酥油茶,又滾又燙,著實的讓你掉下眼淚。在偏遠的山裡,簡陋矮房子旁,在那對貧苦夫婦黝黑的手掌間,他們卻煮出又濃又香的生命滋味。你說數十個日子以來,穿越著疆界,穿越體能的極限,你穿越孤獨,將自己從鏡中砸碎,再一片片拾起。

  數十個日子,我等待你歸來。

  你說他鄉的陌生,讓你重新認知自己的文化;沿路紛雜的語言、相異的膚色,讓你理解萬千世界的差別;人,是多麼的不同,又多麼相同。他們幫助你,一次又一次的幫助你,你流淚,因為見識到世間最美的一面。有時候你訝異在如此遙遠的鄉間,金錢尚未宰制的世界,人們是過的如此樸實滿足。還有那些街邊乞丐、泥濘裡赤足奔走的車夫,這些曾經針扎般讓你羞赧的貧窮景象,都深深撼動你。你重新思考社會的價值,開始想為真正有意義的事捍衛到底。你知道人與人的關係,不會只是買賣;知道了慾望的膚淺與無盡,於是選擇誠摯和踏實。

  數十個日子,我等待你歸來。

  路上生了一場大病,你呼吸痊癒後的第一口空氣,眼眶泛紅,此後每一天,你不願再渾沌度日。豪情與決心,你的千驚萬險與感人肺腑,終於堆疊成英雄的身影,世界為此迸出高分貝喝采,你將歸來,我顛高著腳,想一見那張歷練後謙卑的容顏,想撿拾你曬成鹽的汗水。

  紅毯尾端,鎂光燈下,如此驕傲、成功的臉。

  而你,被收藏在一本販售的回憶裡。

  壯遊不是謊言,我知道,因為我陪你一同走過。在那些流離中、困頓裡,我們倚著生鏽的鐵牆躲雨,緩慢前進。我們饑渴,但不曾放棄。我們看見了弱勢者的悲哀,知道這世間價值是多麼扭曲,我們的心被敲開,眼淚變成勇氣,我們終於願意醒來,不再加入市場的遊戲。

  我們因為被愛,所以必須把愛給出去。

  旅行不該只是一場尋找自己、了解自己、挑戰自己、實現自己的膜拜,販售記憶也不該成為這場儀式的終結。我流淚,因為回來後的你,換個姿勢仍然選擇繼續沈睡,遺忘所看過驚人的一切,那些痛徹心扉的自白,只是一個知識青年的自我哀戚,壯遊成為一種成就、增添光彩的裝飾品;是一道實驗,完成你更愛自己的手續。當回憶被你反覆背誦,你信以為真,那酥油茶的香濃與色澤就如此清楚的在腦袋裡,但你不明白的是,它已經與它的血脈割離,它只是戰利品,你將它帶離了孕育它、需要它的環境,

  你用它來顧盼自憐。

  但我不會對你放棄,

  能夠實現壯遊的人,都是潛在的革命者。你們離了家鄉,跳出優渥安全的巢,訓練自己堅強,面對一切考驗。

  你們睜開了眼。

  而我現在只能等待,你們真實的去看見。當你旅行時,這世界無私的向你敞開,它訴說了故事,你必須把它帶回來。記憶是你靈魂裡的繭,不是甜蜜,足跡也不會是在身後叮噹作響的標籤,那是一種印記。

  你即將改變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需要你來改變。

  畢竟,
  高原上的風正寒,
  桌上滾燙的酥油茶還等著,
  別讓它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elmini 的頭像
angelmini

∘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