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說現在是心靈上的疲倦和困頓嗎?這想必會是一封憤世嫉俗和灰心的信。

近來,我開始懷疑,前一年的信仰經歷,是不是僅只是一場誤會或錯覺;沒有真實感,離我遙遠,似乎也與妳與你無關。

這世界似乎繼續在運轉,就只有我的停了下來。

在,表面的一片光明之下,原來可以藏著極深的黑暗和憂鬱。所有的平靜,很有可能,是壓抑了嫉妒、憤怒和傷心的假象。

(你們和自己,都讓我失望。心裡的小孩哭著說,你們好自私,都不願照顧我)

這幾天才體會,原來我是十分渴望擁有縟子團契般的生活的,也許,因為自己的有限、被動和無法破碎、無法交託,終究失落了。現在,在有福堂弟兄姊妹的熱情和溫暖,讓我再度萌生,嘗試真實地經歷、經營那有愛的關係。

我感恩上帝賜下的團契生活,在旅澳工作的日子裡,和,現今返台後的生活,在在都感受到祢的祝福和帶領。祢的計畫是我無法測透的,我卻知道是祢,讓我再一次體會那單純的喜樂、重拾信仰生活的美好,也深深體會到信仰即生活的豐盛。

但我卻也有憤怒(有人說,生氣是恐懼的表現,我深以為然),對人,對自己。信仰裡的懷疑和自我質疑,讓現在的我脆弱不已,我感受不到溫度,是我不想放開心,不想受傷、不想哭泣。
我知道那情緒是因為我想怪罪別人,也自責自己不配擁有;仔細檢視,我輕看那(可能的)愛的團契,是因為自覺沒有身在其中、不知從何努力起,也錯過(或那機會是否曾發生過我都不明白)。

換言之,就像吃不到糖的小孩,說糖不甜、不好吃,或自己不想吃糖、否定自己想吃糖。

努力想要維持的靈修習慣,是想要抓住什麼呢?我現在最強烈的感受,竟是虛空。同樣的習慣,現在卻失去了感動;我的感受力,因為希望得到人的回應和喜悅,好像已經枯萎、沒有生氣了。

也許我該接受,平淡的信仰生活,也是一種可能;只是我在付出之後,沒有從新得力的感受;在午夜夢迴,極大的無力感和失落抓住了我,現在的我,很悲傷。

上帝啊,你是不是提醒我要歸零、重新回到祢的面前?用盡自己的力量去嘗試,只有極限的盡頭,只有不被體諒和接納的感受。

(雖然我也知道,某種程度上,事事都想要被體諒,心態是懶惰不想變動和自私的)

我不願是個不知感謝、自私、表面的基督徒,但這幾天過多的自暴自棄,快要讓憂鬱和沮喪把我再次淹沒;儘管我每次的禱告、帶領生命和對關係的努力都是出自真心,卻同時隱藏著不深刻交心和力不從心的感受(全心付出和無力感,這兩者竟然可以是同時存在的!我其實一直沒有意識到後者)。

我想隱藏住我的恐懼,因為一揭開就會潰堤。

對眼前的轉變,我是手足無措的,同時卻又清楚明白,我,不需要加油打氣,我不需要你告訴我,一切都會轉好(至少這一刻我無法相信),因為我現在感受到的,不是這樣。我也暫時沒有力量,為自己在這段時間裡奮戰。

我問自己和祢,為什麼這麼苦?我可否拋下(暫時)無能為力經營的關係?我不想對話和傾聽,縱然那不是硬著心,卻不知從何改變起所以不想互動(一碰觸到,就會淚留滿面),這部分,我知道是不蒙祢喜悅的,唉。

(我自己的性格,有容易放棄的一部份,又無法轉出困境來。可我不想任何人來分析我,我的自暴自棄,不是不知收斂和停止的,我想,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為文中,偶然看到香草薄荷這篇給自己的一封鼓勵信】,也像是我該給自己的心情。我不知道我把自己的溫柔塞到哪去了(還是其實一直都沒存在過)。

我不想要漫無止盡、沒有結果的付出了。我想,也許我太小信,著急著看到回應吧。簡單來說,現在就是一種傷心和接近自暴自棄的狀態。

是啊,耐心等候的信心,也許祢正要我培養著。懇求祢,給我多一點力量去面對眼前的無助,也赦免我的黑暗、想要沈淪的私慾的心思意念。

我想到連續這兩週的獻詩,是台語版的〈你若全心尋求我〉,非常感動,是我極大的安慰。

再看到只要把心擺上!〉,瞭解在有福堂牧會的阿藍牧師和忠心服事小乖哥等人,他們一群人,在建堂的過程中,展現多大的信心啊!現在的我,好像一點也無法被神操練,當祂的精兵

給我時間和能力,主
。我也這樣低聲地對自己說。



*更新:因為需要支持,就把昭恩這篇妳,加油啊】當作是給自己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elmini 的頭像
angelmini

∘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

angel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